驻马店融媒宣传下载
您当前所在位置:驻马店广视网>活动> 正文
分 享 至 手 机

一则网帖引热议 清代状元后人沦为乞丐?府第将消失?

时间:2016-08-26 10:04:28|来源:大河报|点击量:13867

107391315.jpg

郑州市政府立的文物保护石碑
 

107391316.jpg

昔日的深山大宅,如今已破败不堪。

核心提示|“清代状元后裔沦为乞丐,独守祖宅拒绝政府补贴”,近日,这则网帖引无数网友热议。状元府曾有多豪华?如今情况如何?可否得到有效保护?状元后裔靠什么过活?他为何独守祖宅拒绝政府补贴?围绕大家关心的种种疑点、疑问,大河报记者前往探访,试图透过记者的眼观、耳听,还愿状元府的前世今生,更重要的是,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它从我们眼皮底下消失。

网上帖子>>>

清代状元后裔沦为乞丐

近日,网上曝出一篇题为“清代状元后裔沦为乞丐,独守祖宅拒绝政府补贴”的帖子,讲述在我省巩义市河洛镇官殿村的明月坡,有一个清代状元的后裔牛师静,老人今年70岁,孤苦无丁,独居深山状元府破窑洞,无水无电,乞讨为生。虽说乞讨,但老人从不主动讨要钱财,政府补贴的钱都不要,给了需要救助的人,老人说,他一个人不用花钱,走到哪里有口馍吃就行,生活很知足。

牛师静居住的祖宅是清代的状元府第,查阅史料,在清代的二百多年间,武状元共有109位。而牛凤山,则是唯一的牛姓武状元。清道光十三年(1833),牛凤山27岁,中一甲第一名,即武状元,官授头等侍卫,赐进士及第,又封武功将军,曾任甘肃凉州中营游击,加副将衔,后晋封总兵,官得四世一品封赠。

牛凤山之子牛瑄于咸丰八年(公元1858年)中乡举,同治乙丑(公元1865年)中进士,名噪一时,他工于楷书,中原一带多有墨迹。状元府第共建有41孔窑洞,房30余间,如今人去院空大多残破不堪,没有人再去管理,这个昔日人声鼎沸,诗礼钟鸣之处,成为门可罗雀,鸟屎遍地的场所。

牛师静写有一手好字,据说年轻时曾考上过大学,精神受到打击,记忆还停留在计划经济时代,至于何因不得而知。

该网帖引无数网友热议。状元府有多豪华?如今情况如何?可否得到有效保护?状元后裔靠什么过活?他为何独守祖宅拒绝政府补贴?

记者探访>>>

昔日门庭若市如今荒草丛生

8月24日上午,记者一行自郑州出发,按导航指引,从巩义下高速走乡道,多次打问,终于在一处古祠堂前停车,“再往前走不了车了,全是石子路,车辙都是大货车修高铁时拉料碾轧的,小轿车容易碰到底盘。这个祠堂就是状元府后人建的,状元府就在前边,步行也就几分钟”,艳阳下,乡间少有人,终于等到一名骑摩托车的路过村民,一听说要去状元府,他哈哈笑着说:“赶紧去看看吧,再过几年估计啥都没有了。”

按村民指引,记者沿土路步行约十分钟,远远望见山半腰有大片红石墙建筑,土路延伸至此,也改为红石台阶,拾阶而上,先是一处荒废的窑洞,从破窗往里看,屋内石磨、纺车布满灰尘,转过弯,是一处塌了一半的两层小楼,从豁口处进入屋内,但见房梁上有“教育局”三个黑色毛笔字,屋内堆满了杂草,忽然一声惊叫,一只大黑猫从记者身边蹿出,吓得记者差点跌倒,隐约中,草堆中还有小猫的叫声。

从破屋中走出,旁边是一处偌大的宅院,只是院门、院墙早已坍塌,院中堆满了雕刻着各种花纹的石板,正屋一孔大窑洞,屋门早已不见,洞内案板、桌椅被灰尘掩盖,该窑洞全为石块垒成,至今完好无损,从洞后一处木梯爬上,二楼雕刻精美的木窗还在,楼板已经腐朽,走在上面吱吱作响。

从主窑出来,偏窑依然没有门窗,但窑内却干干净净,洞口晾衣架上,挂着几块洗净的土布,土坑上不见衣被,几块用砖支起的灶台内,有燃烧的痕迹。

从几孔大窑内出来,有一条荒草丛中踩出的小道,沿小道往上爬,一棵粗壮的古槐立在三间土窑前,树身上,文保部门标注的树龄是500年,树下方,郑州市人民政府公布牛状元府为文物保护单位的石碑上,写着2009年6月3日公布,2011年1月1日立的字样。

记者上午、下午分别两次在这个无水无电的状元府探访了近4个小时,竟没见到一人。

知情者说>>>

瞎老汉细述仍住在状元府的状元后裔

中午下山休息,乡间的酷暑更加难耐,记者一行只得躲在车内享受空调带来的凉爽。忽然有人敲车后备厢,起来一看,是一位拄着木棍的瞎老汉,他的家,就在状元府下,“我以前也在上面住,但路不通,也没水没电,不方便,就搬下来了”。

瞎眼老汉名叫牛邦正,72岁,也是状元牛凤山的后代,他称网上传的状元后代仅剩一人,即沦为乞丐的牛师静,纯属“胡扯”,“状元的后代现在得有几千口人,遍布世界各地,我们家谱上写得明明白白,只不过现在就牛师静一人在状元府住,他脑子有问题,一会儿清醒一会儿糊涂,今天早上6点就出门走了,你要是想采访他,那可得碰运气,他有时一走一年半载不回来,有时也就十天半个月,也有可能晚上就回来了,谁知道他会去哪儿,去干啥”。

论辈分,牛师静要问牛邦正喊叔,“他是长子长孙,住东院,我住西院,我是状元的第五代,他是第六代,我搬到山下住也有十多年了,他也就是近些年才回来住,以前都是云游四方,不咋回来”,牛邦正说。

16岁因病双目失明的牛邦正一直住在状元府,因无姐无妹,又无儿无女,孤身一人的他以前在生产队时靠政府补助,现在靠五保,说起他的侄子牛师静,知根知底的牛邦正向记者细述他的经历。

牛师静弟兄两人,他是老大,父亲去世早,他上学毕业后回家务农,但由于一次治安事件被拘留了一次,回来后就有些不太正常了。

停了没几年,牛师静的一个亲戚在新疆,他独自一人前去投奔,因为识文断字,又身强体壮,他在新疆发展得很不错,有一年回来,他说是在一个面粉厂当会计,穿着也很光鲜。

这一次,他走时带走了母亲和弟弟。但没过几年,当时的生产队干部接到通知,让到西安领人。生产队干部到西安后,却发现牛师静已经疯疯癫癫了,说话语无伦次,还时笑时骂。

被领回生产队后,牛师静仍住在他家的祖屋内,以前他母亲走时祖屋租给了生产队当仓库。听他后来说,这次回来是因为母亲在那边又嫁人了,他受不了这打击,便把家中房子一把火烧了之后,一路扒火车到了西安。

也就是从这次回来之后,他便一直过着现在的生活,想走就走,想回就回,多时一年半载,少时当天出去当天回来,吃饭、穿衣都是自己做,晚上睡觉一般都是静坐,从来不睡床铺,到哪儿都背着行李卷,云游四方。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驻马店广视网、驻马店融媒、驻马店网络问政、掌上驻马店、驻马店头条、驻马店广播电视台)”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凡是本网原创的作品,拒绝任何不保留版权的转载,如需转载请标注来源并添加本文链接:http://www.zmdtvw.cn/showinfo-184-52345-0.html,否则承担相应法律后果。

  • 责任编辑 / 杨静

  • 审核 / 朱洵 平筠
  • 终审 / 张凯旋
  • 上一篇:诈骗徐玉玉骗子账号已查明 又一学生遭诈骗离世
  • 下一篇:驿城区刘庄村10亩桃子成熟摘不完 市民采摘1斤1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