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马店融媒宣传下载
您当前所在位置:驻马店广视网>文旅> 正文
分 享 至 手 机

著名作家叶永烈病逝,曾首次还原傅雷之死真相

时间:2020-05-21 09:21:46|来源:凤凰网|点击量:25341

 著名作家叶永烈病逝,曾首次还原傅雷之死真相

叶永烈在自家顶楼的书房中

著名小说家、历史学家、报告文学作家、科普科幻作家叶永烈5月15日9时30分在上海长海医院病逝,享年80岁。

叶永烈18岁开始发表科学小品,1959年在上海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第一部科学小品集《碳的一家》。1960年20岁时,他成为《十万个为什么》主要作者编写,1961年完成《小灵通漫游未来》,之后从事科普创作;1976年时任上海科教电影制片厂编剧的叶永烈发表科幻小说《石油蛋白》,1979年3月被文化部和中国科协联合授予“全国先进科普工作者”称号,1981年叶永烈任导演的电影《红绿灯下》获第三届电影百花奖最佳科教片奖。1984年,出版《小灵通再游未来》,之后又出版了《小灵通三游未来》。

著名作家叶永烈病逝,曾首次还原傅雷之死真相

叶永烈与他的《小灵通漫游未来》

1983年之后,叶永烈开始由科普和科幻作品创作转向纪实文学的创作。叶永烈对自己的创作做过一次数字总结:“前段时间我整理了我的科普作品,叫作《叶永烈科普全集》,有28卷,1400万字;我的纪实文学作品是1500万字;还有行走文学,《叶永烈看世界》21本,现在已经全部出版,500万字。”从2015年开始,他又从纪实文学转向了长篇都市小说,完成了135万字的“上海三部曲”。

叶永烈曾创作过报告文学《傅雷之死》,第一次将这位著名的翻译家、作家的悲剧结局还原于世。2016年,傅雷逝世50年之际,凤凰网文化曾连线过叶永烈,现将当时他的部分访谈重发于此,谨表怀念

#看过(傅雷)遗书手稿的作家叶永烈说:“遗书那么长,没有改过一个字,一口气写下来。”

著名作家叶永烈病逝,曾首次还原傅雷之死真相

叶永烈保存的傅雷手稿遗书复印件 图片来自澎湃

#“其实傅雷先生给傅敏也写了很多的信,并不比写给傅聪的少。但《傅雷家书》里只保留了几封,其它都没有了,都烧掉了。”叶永烈说。

#1949年以后,傅雷只挂过一个上海作协书记处书记的虚职。研究过傅雷各种材料的作家叶永烈说:“他是一个没有单位的人,像他这样的人员也很难安排,因为他就是专业翻译,他愿意在家里翻译,稿子都是人民文学出版社要。后来我到派出所去查,查到至今唯一的一封傅雷档案,叫作‘闲散劳动力登记表’,是傅雷亲笔填的。”

#叶永烈还认为,傅雷自杀和他自由撰稿人的身份也有关系。“在他家那条弄堂里,他们家算是生活水平很差的一个,因为保姆要去菜场买菜,跟别的保姆一碰头就知道,他们家老节省的,买菜都买得很省。”

#保姆进屋的时候,傅雷夫妇已被公安从绳套里解下,所以她看到的尸体是平躺的。而且因为死亡时间已过了几个小时,傅雷的身上出现了许多紫色尸斑,于是保姆就以为是服毒而死,恰好傅雷喜欢养花,花有虫子,家里面备有敌敌畏。“整个过程都是这个保姆的合理想象,但因为她算权威人士,她一说傅聪傅敏就相信了,所以他们一开始都坚持说是服毒自杀。后来我再三追查,查阅复印了全部的傅雷死亡档案,卷宗就是上吊自杀。我还采访了相关当事人,都表示是上吊自杀的,因为他们的颈部有明显的马蹄状索沟。档案上有法医的尸检鉴定结果,白纸黑字,根本没有提到什么敌敌畏,当时的化验也没有说血液里有毒液。”对于傅雷之死的真相,做过详细调查的叶永烈一再强调。

著名作家叶永烈病逝,曾首次还原傅雷之死真相

叶永烈保存的傅雷尸验鉴定书复印件 图片来自澎湃

#傅雷夫妇自绝于人民,骨灰是不能收留的。死亡依然没能解脱傅雷的灾难,他和妻子的骨灰只能停放在万国殡仪馆,无人认领。这时,一个戴着口罩的二十九岁姑娘自称是傅雷的干女儿,把骨灰取走了,并用傅雷的原名傅怒安存放于永安公墓。这个姑娘名叫江小燕,其实她与傅雷素未谋面,用今天的话说,只是个“路人”。

多年来,江小燕拒绝一切采访,连傅家兄弟的感谢都一再婉拒。她留给世人的只有写给《傅雷传》编辑余开伟的一封纠误公开信,以及叶永烈的唯一采访。在她的眼里,当年所做的不过是小事一桩,是她应该做的,事情已经过去,不必再去多提。

江小燕出生于画家之家,本来生活无忧,写得一手好字,还弹得一手不错的钢琴。后来她的父亲也被打成“右派”,所以她对“右派”有一种自然的同情之心。她最要好的一位高中老师被打成“右派”,当时要她去揭发,但她坚决拒绝了,也因此她被批判立场不稳,失去了大学录取资格,也不能参加工作。又因为学钢琴,她对傅聪耳闻已久,也听过傅聪的演奏会。所以当她从钢琴老师那里——就在傅家旁边——得知傅雷夫妇自杀且骨灰无人认领时,便义无反顾地走向了殡仪馆。

此后,她还给周恩来写了一封信,说傅雷是被冤枉的、傅雷是爱国的。信当然没能走出上海,她也被抓进正泰橡胶厂民兵营房进行审讯,彼时的思路认定她本后一定有人指使,这是一桩大案。幸运的是,审讯她的只是一群工人、民兵,没查出任何结果,也就将其“释放”了。

只是这件事从此成了压在她心头的一块石头,就像那只等待脱掉的第二只靴子,终日折磨着她,惶惶不得安心。直到一天早上,她正在吃早饭的时候听见广播里说要举行傅雷的追悼会,她才彻底踏实下来。

这些只是叶永烈公布出来的关于江小燕的一小部分内容。自认识以后,叶永烈一直和她保持着联系,她还寄给过叶永烈一篇自传,只是为了尊重本人意愿,叶永烈从未对任何人讲述过。

1986年左右,四十多岁的江小燕终于圆了大学梦,之后当过老师,还当过一段时间的编辑。如今,80岁的她早已退休,一个人住在上海远郊——文革中,差一点被打成现行反革命的她错过了恋爱成家最美好的年纪,于是终身未嫁。叶永烈说,她有时还会到市区来,因为她是基督教徒,经常要参加教会的活动,自己邀请她来家坐客她都谢绝了,想去她家探望她也不肯。傅敏一再希望叶永烈能带自己去见见江小燕,尝试多次后总算同意在学校里见面,但当叶永烈拿出相机想给二人合张影时,江小燕还是摆了摆手。她总说:“让我平静地过日子,我不希望再受到打扰。”

“她是一个很倔强的女性。”作为老朋友,叶永烈用这样一句话来评价江小燕。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驻马店广视网、驻马店融媒、驻马店网络问政、掌上驻马店、驻马店头条、驻马店广播电视台)”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凡是本网原创的作品,拒绝任何不保留版权的转载,如需转载请标注来源并添加本文链接:http://www.zmdtvw.cn/showinfo-33-253754-0.html,否则承担相应法律后果。

  • 责任编辑 / 杨丽

  • 审核 / 朱洵 平筠
  • 终审 / 张凯旋
  • 上一篇:许知远:为什么新闻专业是尴尬的?
  • 下一篇:轻喜剧风格让扶贫剧生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