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马店融媒宣传下载
您当前所在位置:驻马店广视网>活动> 正文
分 享 至 手 机

女专家卧底十年撕泰虎庙“画皮” 曾遭死亡威胁

时间:2016-06-15 09:51:00|来源:成都商报|点击量:7927

泰国老虎庙,人们印象深处总以为是人与老虎和谐共处的安详之地,而最近发生在老虎庙的一切,让所有人都惊掉下巴:这个以养虎而全球知名的寺庙,涉嫌虐待、屠杀和走私老虎。泰国警方近日不仅查抄了庙里的137头老虎,更在庙中发现40多具虎崽尸体以及装有老虎器官的瓶罐,还截获一辆装有虎皮和虎制品的卡车。

老虎庙戴了多年的“假面具”,终于被揭下。这背后离不开一个女人的努力——来自澳大利亚的野生动植物专家、澳大利亚非营利性机构“保护和环境教育组织”(Cee4life)的创建者希贝丽·福克斯克罗夫特。在老虎庙卧底、收到死亡威胁,调查老虎庙近10年后,她终于盼到了官方对老虎庙的调查。日前,希贝丽接受了成都商报记者的专访,讲述了她在老虎庙卧底时所遭遇的惊魂经历。

她的A面 志愿者

虎庙两日 无尽悲伤

第一天

“老虎庙粉碎了我的幻想”

希贝丽称,她是为了完成昆士兰大学的硕士毕业论文,才跑去老虎庙做研究的。抵达泰国老虎庙,大概是在2007年4月中旬的一天。“老虎庙的周围环境非常美丽,第一天给我的感觉是如此祥和,但这种美好感觉在我看到庙中老虎的生存环境时戛然而止。”希贝丽回忆说,老虎们住的笼子非常恐怖,它们根本算不上是围场,而是锈迹斑斓的小型监狱。笼中有不少老虎,而在尽头的铁笼中关着一只美洲豹。

残酷的现实,让希贝丽陷入无尽悲伤。“我以为我来的是一个美丽而安详的庇护所,园中有涓涓小溪,老虎可自由漫步,但事实根本不是这样。”但当时的希贝丽并未因此感觉到异常,甚至还天真地以为,自己可以通过提供教育信息的方式帮助庙中人更好地照顾老虎。“我以为他们会感激我的帮助,因为他们曾说过自己对如何养虎一无所知。”希贝丽称,在她抵达老虎庙之前,她曾和当时寺庙的外籍经理交流过,对方告诉她称,这些老虎并非为老虎庙所有,而是属于泰国政府,而且泰国政府已告知过老虎庙,这些老虎不允许进行贸易或繁殖。

第二天

“我亲眼目睹虎崽被带走”

在庙中一处光秃秃的水泥格子里,希贝丽看到一只叫做Sangtewan的漂亮雌虎,身边有2只才4个月大的雌性幼崽,这一幕让她既高兴又悲伤。Sangtewan慈爱照顾幼崽的温暖一幕,和周围光秃秃的水泥牢笼、生满锈的栅栏形成鲜明对比,让人伤心。

就在抵达老虎庙的第二晚,希贝丽就亲眼见证了寺庙最为肮脏的交易一幕,这也成为她近10年来坚持不懈调查老虎庙的起因。“天气十分闷热,我辗转难眠。深夜时分,我听到了很多响声以及老虎的咆哮。反正也是睡不着,所以就想去走走一探究竟。”希贝丽对成都商报记者说,当时她并未意料到有犯罪行为会发生,她拿着手电筒朝关老虎的笼子处走去。在那里,她看到五六个手电筒齐刷刷照在Sangtewan的笼子上,Sangtewan悲伤而愤怒地嘶吼着,但声音逐渐软下来直至安静。“它被注射了镇静剂,我看到几个模糊的人影打开了笼门,将它的两只幼崽塞进麻袋,扔进卡车后备厢,两只小家伙不断尖叫着,但于事无补。”希贝丽称,这时她才反应过来,自己亲眼目睹了一桩违法的野生动物贸易,“此前我所相信的老虎庙,一下被击得粉碎。”

她的B面 卧底

死亡威胁 不止一次

半夜,神秘男子找上门来

后来,一个保育组织联系希贝丽,希望她在老虎庙充当他们的卧底调查员,希贝丽毫不犹豫地答应了,继续收集关于老虎庙虐待、走私老虎的证据。在那段时间里,她看到另外一只老虎被走私,还有3只从庙中消失。“那个保育组织发布了一篇报告,但没有起到丝毫作用,”希贝丽称,她只好继续收集更多的证据和信息,以便将来能够阻止老虎庙的犯罪行为。

2007年11月,老虎庙收到消息,知道了希贝丽正在做的一切,她的卧底身份被曝光。然而恐怖的却是,“我工作的那家保育组织,并没有及时通知我这一消息。”

一天半夜,老虎庙中一个阴险的男性工作人员找到了希贝丽在森林中居住的小屋,狠狠地威胁她说没人会怀疑老虎庙,并撂下让她小心等诸如此类的狠话。希贝丽后怕地说,当时她独身一人,下意识地四周寻找可防身用的武器。“我有一支防蚊喷雾,口袋里还有一个打火机。我当时想,如果他攻击我的话,我只好把这些当做武器了。”希贝丽称,当时,距离她最近的有人的地方大概在200米开外,她决定装聋作哑,快步朝有光线和人的地方走去。男子一路跟踪,她便加快了速度,一直到她找到其他人。“他盯着我看了几眼,随后走开。”

动手,把她和老虎关在一起

事情发生后的第二天,希贝丽再次遭遇险情。

当时,她正在圈养2只老虎的围场内,和其他四名寺庙工作人员打扫清洁。那名男子再次悄无声息地来到笼前,并让其他所有人都出去。他激怒了围场内的一只雌虎,并把希贝丽和两只老虎都关在里面。“我依靠挤出牢笼,才又躲过一劫。”希贝丽心有余悸地说道。

在那之后不久,她收到了保育组织的电话,“他们告诉我应当尽可能快地离开老虎庙,我的身份已经曝光,他们已知道我是卧底。”得知这一切后,希贝丽试着保持冷静。她说,她甚至壮起胆子去找到那个威胁她的男子,打开口袋里的录音机,尽可能多地从他那里获得了她想要的信息。

“他恐吓我说,骑摩托车时小心被他开车撞死。这句话还有个幕后故事,那就是另外一位曾在这里工作的员工,曾因为和该男子相处不好,后来出门几乎被汽车撞死。”在逃离老虎庙的过程中,希贝丽说她再次遭到其他人的尾随,她跑进大使馆才甩开那些人。

威胁,她不得不两次搬家

希贝丽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令她难以置信的是,即便在她逃离老虎庙回到澳大利亚家中后,她还收到了老虎庙相关人士寄来的恐怖威胁信件。“为了避开他们,我不得不两次搬家。”

也正是因为收到这些威胁,更加坚定了希贝丽继续调查的信心。她说,在随后数年时间里,她仍通过乔装打扮等方式设法重新回到老虎庙,以收集更多的证据。“近10年的时间里,我收到过成千上万次的威胁,包括死亡威胁,以及大量的侮辱和谩骂。”

希贝丽说,其实她所受的威胁只是一部分,还有不少前往老虎庙的志愿者也遭遇过类似威胁。而这部分内容都已经作为证据,被写在了其成立的“保护和环境教育组织”交给泰国官方的“老虎庙报告”中。

希贝丽称,他们目前还将第二份“老虎庙报告”交给了泰国官方,但由于警方仍在调查中,该报告目前还没有对外公开。日前,泰国北碧府警察局长素拉尼已经证实,泰国警方将传唤老虎庙的住持威素提萨拉森,针对包括走私野生动物在内的多项罪名对其质询。对此,希贝丽感叹称,“尽管受尽威胁,但没有什么能够阻止我帮助这些老虎。”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驻马店广视网、驻马店融媒、驻马店网络问政、掌上驻马店、驻马店头条、驻马店广播电视台)”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凡是本网原创的作品,拒绝任何不保留版权的转载,如需转载请标注来源并添加本文链接:http://www.zmdtvw.cn/showinfo-184-39901-0.html,否则承担相应法律后果。

  • 责任编辑 / 杨静

  • 审核 / 平筠
  • 终审 / 张凯旋
  • 上一篇:驻马店突遭雷电暴雨冰雹夹击
  • 下一篇:驿城区刘庄村10亩桃子成熟摘不完 市民采摘1斤1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