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至手机

驻马店史话:驻马店“天中”由来

2017-07-13 16:50:07来源:文史天中点击量:930

近年来,随着驻马店知名度的上升,“天中”这一驻马店别称也被更多的人知道和了解。普通意义上的“天中”为“天下之中”,地处豫南的驻马店怎么也成“天中”了呢?弄清这个问题,首先还得从“天中”一词的由来和涵义说起。

640.webp (2).jpg

颜真卿书

一、“天中”的由来和涵义

 “天中”一词源于中国古老的宇宙观,即认为天是宇宙的边沿,地是宇宙的中心。这一说法,最著名的就是我们熟知的盘古开天辟地的传说。三国时吴国人徐整的《三五历纪》说,“天地混沌如鸡子,盘古生在其中,万八千岁,天地开辟,阳清为天,阴浊为地。”宋朝人俞琰撰《周易集説》对这一宇宙观有一个更为形象的表述,“浑天之说,天包地,地在天中,犹鸡卵中黄。”相对于天(古人认为的宇宙),地是天的正中即天中。这里的“天中”与西方的“地球中心说”颇为相似。

在古代天文星相学里,“天中”则是一个与“土中”相对的概念。明黄道周撰《洪范明义•洪范敛福锡极图》说,“凡论去极皆以土中为准。土中北极,出地三十六度则北极,而南五十五度至于天中。”“土中” 指的是“四方的中心”(见《辞源》),最早来源于《尚书•召诰》,“王来绍上帝,自服于土中。”《洪范明义》中的“土中”为洛阳,为周公所测定,《汉书•地理志》说“昔周公营雒邑,以为在于土中,诸侯蕃屏四方。”与“土中”相应,“天中”则指“天的正中”。其测定标准是以洛阳为站立点,沿北方地平线往上,三十六度的地方是北极星所在的位置,九十一度的地方就是天中。古人也认为北斗所在区域就是“天中”,惠栋在《易汉学》中引用孟康的说法,说“斗在天中。周制,四方犹宫声处,中为四声纲也”。《晋书•天文志上》也说“北斗七星在太微北,七政之枢机,阴阳之元本也。故运乎天中,而临制四方,以建四时,而均五行也。”

这一“天中”的概念也常用于易学和八卦中,如《易经》揲蓍法就有“五居天中,为生数之主;六居地中,为成数之主”的说法。

在古代相书里,“天中”也指鼻子。《三国志•魏•管辂传》说“又鼻者艮,此天中之山。”裴松之在其下注释说“相书谓鼻之所在为天中。鼻有山象,故曰天中之山也。”

古代中国是一个皇权社会,皇帝自称天子,国都亦称天都。“天中”一词有时也会被皇家赋予特殊含义,被政治化。如《周书》记载北周宣帝时,五后并立,其中陈月仪就被封为天中大皇后,其他则分别称天元大皇后、天大皇后、天左大皇后、天右大皇后。另据《旧唐书》记载“则天垂拱四年,将有事于嵩山。先遣使致祭,以祈福助。下制号嵩山为神岳,尊嵩山神为天中王,夫人为灵妃。”万岁登封元年(696年)“则天以封禅日为嵩岳神祗所祐,遂尊神岳天中王为神岳天中皇帝,灵妃为天中皇后。”(《新唐书》称神岳天中黄帝,灵妃为天中黄后)因为嵩山在今天登封县境内,所以现在也有人称登封为“天中”。

古时候人们认为夏至日这天太阳所处的位置就是天中,因为这天是中国北方地区一年中人影子最短的时候,处在天中位置的人和物,除了脚下,几乎没有影子。据说这种测影方法最早源于周公,之后的《汉书》、《后汉书》、《晋书》等天文志中也结合星辰测定全国不同地方的分野,由星辰变化预测各地丰馑灾异。汝南称天中,即与此有关,其地标建筑就是位于汝南县城北1•5公里的天中山,唐代还建有无影塔。宋朝刘敞在《天台山记》说:“自古考日景,测分至者,皆莫正于此,以是名之”。明代何麟在《真阳县志》中也说“历考天文诸说,皆以豫州为房心之分野,汝宁为豫州之中”

二、天中与天中山

现在驻马店市管理的区县在历史上除泌阳县属南阳外,其他都属于以现在汝南县为府治的汝宁府(汉至隋称汝南郡,隋唐称豫州,唐朝为避代宗李豫讳改蔡州,元朝升州为府称汝宁府),驻马店称天中就与汝南县城西北的天中山有关。

640.webp (1).jpg

周公测景(影)台遗址位于汝南县城北1.5公里处,又名天台山,高丈余,上刻“周公测景台”、“天下之最中”。

宋代刘敞《天台山记》记载,“汝阳有天台山,在今县北三里所,其高尺余。传自古至今,莫有能损者。其上土,其下石也。亦曰天中山,以为豫州于四方最中,汝南故刺史治,于豫州亦最中,是山于汝南又最中,盖处天地三万里之极。自古考日景,测分至者,皆莫正于此,以是名之。”

刘敞(1019—1068)字原父,临江新喻人,是北宋史学家、经学家、散文家。庆历六年(1046)以大理评事通判蔡州(州治即今汝南县城),庆历八年(1048)十一月,因父亲去世,请假回家守丧离开蔡州。刘敞作《天台山记》时,宋朝建立不足百年,他在文章中说的“自古及今”的“古”显然不是宋代,而是在此之前,其具体年代无考。但在民间和《汝阳县志》中称唐朝颜真卿留有天中山碑,顺治五年罗山知县、江南武进人薛耳写有《天中山颜鲁公碑》。陈伯嘉《重修汝南县志》称原“碑已浸漶(huàn),清中叶重为。”如果所记属实,天中山所立至少在唐代。

此外,从刘敞的这段记述中,我们知道,天中山除了与“考日景,测分至”有关外,还与“豫州为九州之中”的朴素的地理概念有关。

豫州作为一个地理名称,最早见于《尚书•禹贡》,当时禹分九州,豫州为其一。也有学者认为九州之说可能更早,可以追溯到尧时。“豫州为九州之中”的概念最早出现在《周礼•职方氏》,虽然文中没有明说豫为九州之中,但所记九州除豫州外,其它均以东西南北方位记述,后世注家由此而称“豫州为天下之中” 。而文中的“河南为豫州”,也是河南为天之中的滥觞。豫州为天下之中的概念在唐及以后得到进一步普及和认同,《河南通志》引用唐朝吕温《成臯铭》就说河南“大河蜿蜒,嵩高耸峙,锁天中区,控地四鄙。”宋代朱熹《朱子语类》有“周公定豫州為天地之中”的问答,清代田文镜在给雍正的奏章中亦称“豫省地居天中,北通直隶。”

作为行政单位区划的豫州创置于西汉,为豫州刺史部。东汉开始有固定的办公地和编制,成为一级行政单位,管理着颖川、汝南两郡和陈、梁、沛、鲁四个候国。隋朝废郡置州,州域相当于过去的郡,有的直隶州甚至只管一县。隋唐所置豫州(后为避代宗李豫讳改称蔡州)管理的区域已大体与元朝改设的汝宁府相同,管理汝南、信阳、光州等地区。豫州由大到小,豫州为天之中的地域概念则沿袭下来,成为《天台山记》说的“以为豫州于四方最中,汝南故刺史治,于豫州亦最中,是山于汝南又最中”的汝南“天中”的源头,并且,在宋代被社会广泛认接受和认同。成书于宋嘉定二年(1209年),由潘自牧撰写的《记纂渊海》即有“天中山在汝阳县北,以在天地之中,故名”。”汝南“天中”之说在此后历代沿袭,元明清更为朝廷和民间接受。作为官方修订的地理志书,元朝《元一统志》说“豫州于四方最中,汝南于豫州又最中。”明清《一统志》也继承了这一说法,在民间和朝廷的其它著述,汝南“天中”也成为共识。不仅明朝彭大翼的《山堂肆考》、方以智的《通雅》有“天中山,天之中也”的类似表述,清廷主编的《四库全书》中,由康熙审定的类书《御定渊鉴类函》、《御定佩文韵府》也明确记载有天中山和天中无影塔,明朝确山人陈耀文将他的编写的著名类书也命名为《天中记》。同时,从宋代刘敞《天中山》诗、《天台山记》开始,元明清三代也有不少与汝南天中有关文学作品,其中著名的明朝李攀龙《天中书院碑颂》、清代彭而述的《过天中山》、金镇的《天中山》等。

三、天中与天中书院

书院出现在唐朝元和年间(衡阳石鼓书院,李宽创立),发展于宋代,原来由富室、学者自行筹款,或置学田收租,以充经费。宋代著名的书院有江西庐山的白鹿洞书院、湖南长沙的岳麓书院、河南商丘的应天书院、江西上饶的鹅湖书院、湖南衡阳石鼓山的石鼓书院、河南登封太室山的嵩阳书院等。北宋神宗时,朝廷将书院的钱、粮一律拨归州学,半民半官的书院一度衰落。元朝统治者为收笼中原人心,大兴儒学,相继在各地建立府学和书院。明清两代官方府、州、县学与书院相互补益,推动了教育发展。

640.webp.jpg

南湖书院位于汝南县省园林学校院内,始建于雍正元年(公元1723年)

历史上以天中命名的书院有四座,除一座在安徽黟县外,其他三座均在河南。与中原各书院因为河南为天下之中而得名不同,黟县天中书院的命名“天中”,只是一个偶然。据明朝邹元标撰写的《黟县天中书院记》(见《愿学集》)记载,“给谏德兴祝石林至而顔之曰天中书院”的原因是“时为阳月节,届天中又南当午。午,文明象。祝子意在此。”

据《河南通志》记载,河南三座天中书院分别为汝阳县(今汝南县,从隋朝将汝南迁至悬瓠城到1913年,汝南县一直称汝阳县)天中书院,洛阳县天中书院和郑州天中书院。其中汝南天中书院创立最早,由汝宁知府廖自显创建于明嘉靖十二年,嘉靖四十一年知府徐中行重建。当时文坛领袖,“后七子”领袖人物李攀龙还专门为此撰写《天中书院碑颂》。

汝南天中书院等推动了当地人才的培养。不完全统计,在明嘉靖、万历朝,汝宁府考取进士的就有79人。其中,著名的有南京吏部尚书赵贤、吏部尚书李宗延、兵部尚书傅振商、太常寺卿桂有根、礼部给事中费必兴、大理寺卿羊可立、李本固等,汝南再现两汉之际“汝半朝”盛况。清朝人孙奇逢撰写的《中州人物考》也记载有“天中三君子”,说“秦镐字子京,汝阳人,有诗名。与张民表、阮汉闻友善,并以旷达称,时号天中三君子云。”

郑州天中书院由郑州知州、垣曲人鲁士任(《明史》为鲁世任)创建于明崇祯十年,洛阳县天中书院由洛阳巡道赵文蔚创建于清顺治初年,其创建时间较晚,存续时间也不长,影响也远没有汝南天中书院大。

天中书院之前,明朝时汝南还建有汝南书院、正学书院,清朝也相继建有新建书院、南湖书院、淮西书院、南陔书院、寒溪书院,但其存续都没有天中书院长,影响深远。

汝南天中书院创立后,先后在明朝万历二年、二十二年、天启七年和清代顺治十二年、康熙十二年、同治初年、光绪元年历经多次扩建和整修,成为当时著名的学府。顺治年间汝宁知府金镇《条议汝南利弊十事》说“当是时,教养兼施,英贤辈出。长养人才,殆与黉学相为表里,猗欤盛矣!”陈伯嘉《重修汝南县志》称天中山“因地处通衢且有天中书院,为全县著名之胜迹。”光绪三十三年,天中书院改为汝南高等小学堂,民国为县里第一高级小学,再后来成为汝南农校、汝南园艺学校的圃田。

天中书院作为汝南“天中”的标志性,也代表了天中精神,即叶秉敬《天中较士馆碑记》中说的“但时时提父母之心,全照太虚,还观一世,皆吾孕育料理,未有不均平曲处,未有不曲当者”。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凡事要持正用中,契合天中不偏不倚的中正之道,为官为事要光明磊落,堂堂正正。表现在社会性格上即《舆地志》所说的汝南“人性清和,乡闾孝友,男务耕辟,女修织絍,士风习尚文质彬彬”。

天中山代表的是天中历史的传承,天中书院承寄的是天中文化的精髓,而这也构织成当代驻马店精神的一部分。我们今天称驻马店为“天中”,承载和需要弘扬的正是这种历史与文化的精髓。

(本文有驻马店广视网/www.zmdtvw.cn编译,拒绝任何不保留版权的转发,如需转载请添加本文链接)

上一篇 : 中国警察—以人民的名义
下一篇 : 驻马店史话:江西上蔡:一段蔡国隐秘的历史
我要评论
评论:
共有条评论 全部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