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时政|热点|法治|社会|城事|三农|房产|汽车|旅游|美食|教育|卫生|商业|财经|文化|娱乐|历史|收藏|公示公告|网络电视|网络问政|手机广视网
参政议政点击进入
您当前所在位置:驻马店广视网>收藏> 正文

分享至手机

艺术爆炸的时代 中国富豪为何偏爱莫奈《睡莲》?

2019-03-14 11:14:27来源:光明网点击量:4195

 在过去几年,中国买家在世界各地天价竞投莫奈作品的新闻不绝如缕,而莫奈的《睡莲》更如皇冠上的明珠,每次出现必掀起一番波澜。那么,为何莫奈《睡莲》独得中国藏家偏爱?其背后隐藏着莫奈怎样曲折、坎坷的人生?《睡莲》对现代艺术演变又产生过哪些深远影响?

1 一遇睡莲终生误

不夸张地说,如果当年莫奈屈服于政府的压力,放弃对睡莲的执着,那么现代艺术的进程很可能因此大不一样。

1883年,刚经历了丧妻之痛的莫奈独自乘坐火车在巴黎周边散心,当途经吉维尼(Giverny)时,这个小地方一下击中了他:美丽、宁静、阳光充足,没有什么比这更能治愈一个厌倦了都市喧嚣的43岁中年失意画家。之后,莫奈举家搬入吉维尼这个只有279户人家的小镇,一住便是43年,直到他去世。

子女多,画卖得不好,中年莫奈是印象派画家里养家糊口比较艰难的一个。1889年是他转运的一年——他和罗丹一起在巴黎办了一个联展,莫奈展出他1864年以来创作的70幅作品,包括日后名声大噪的《干草垛》、《白杨树》及《鲁昂大教堂》系列。这次展览后莫奈的画好卖了很多,他于是把吉维尼租住的房子和庭院买了下来,开始建造花园和池塘。

当时坊间曾流传一种说法,“莫奈作为园丁比画家更出色”,足见莫奈的造园技巧。除了将世界各地的奇花异草种入自己的花园,他的造园计划包括将附近一条河的河水引进池塘,并在池中筑了一座日本式小桥,种下一池来自埃及和南非睡莲。这遭遇了邻居和当地政府的激烈反对,理由是这些奇怪的植物会污染河水,但莫奈顶住压力,依然我行我素。

随着水上花园成型,起初只是用于观赏的睡莲,慢慢地让莫奈有了创作的冲动——“池里的精灵浮现在我眼前,我举起了调色板”,直觉而又当下,一如莫奈以前的所有主题。从1897年第一次拿起画笔描绘睡莲开始,睡莲成了莫奈晚年最重要的符号:“自那一刻,我几乎再没有其他绘画的题材了”。

2 “水中拉斐尔”的困惑

现代主义艺术家中,莫奈爱画同一主题是出了名的。他常在一天中不同时间对同一主题作画,以捕捉光影的变化对景物的影响。创作于1890-1891年间的“干草垛”系列,是莫奈对系列组画发生兴趣的开始,“睡莲”系列则是最后的结束。中间他还画过“白杨树”、“国会大厦”和 “鲁昂大教堂”等等,不过,这些主题的重复时间短则一年,多也就三年,都不像最后的“睡莲”,持续时间之长,数量之大,无古人亦无来者。

有研究统计,莫奈一生共画过181幅明确题为《睡莲》的油画,加上《睡莲池塘》、《柳下的睡莲》或《日本桥》等相关意象,总数应为242幅。不过如此大量地重复描绘一个题材,莫奈最初和最终的目标其实只有一个:创作一幅完美的睡莲全景。

早在1897年的夏天,观察睡莲池之后,莫奈就向好友路易·吉勒莫(Louis Guillemot)描绘过他梦想表现的睡莲全景,吉勒莫曾回忆:“一个人梦想着一间圆形的房间,脚踢板上的墙面全都画满了湖水,地平线下点缀着各种植物,画者壁画的墙上交替地出现绿色和紫红色的调子,湖水的静谧和宁静衬托出盛开的花簇,色调模糊,浓淡层次迷人,就像梦境一样甜美。”

艺术爆炸的时代 中国富豪为何偏爱莫奈《睡莲》?

尽管马奈(Édouard Manet)早有莫奈是“水中的拉斐尔”的妙语,但从描绘睡莲开始,莫奈才全部释放了他对于“水”的兴趣。在所有的“睡莲”画作中,莫奈放弃了任何土地或天空,只显示他们在水中的反射,更加专注于水面。他绘画的方式是把细节简化和单纯化,描绘水的移动性。

从创作时间和绘画特征来看,莫奈的“睡莲”可分为前后两个阶段。前一个阶段从1897年开始,止于1909年巴黎的个展“睡莲:湖水风景”。后一个阶段从1913年一直延续至莫奈离世的1926年。

其间,莫奈的境遇和心态不尽相同,但睡莲对其创作所造成的困扰却始终如影随形。比如在最初开始睡莲创作时,莫奈直到1903年才开始在画上签名和注明日期,因为企图抓住闪烁水面的尝试常使他懊悔不已,并会有毁画举动。

艺术爆炸的时代 中国富豪为何偏爱莫奈《睡莲》?

莫奈《睡莲池》布面油画 88.3×99.5 cm 1905年作

直到1909年春季,在一再推迟了近六年的巴黎个展期限将近之时,莫奈才最后对他的作品感到满意。48件“睡莲”系列于1909年5月的“睡莲:湖水风景”中展出,随即赢得各方赞誉。

在这一阶段,莫奈的睡莲依旧沿用了以往精致的润饰手法以及画布尺幅,睡莲色调也整体偏明快和唯美。但这批作品中的一部分实际上已经包含了后期全景画的契机,而且莫奈也经常暗示他是把早期作品当做全景的序幕来看待。

3 最后的睡莲,与死亡竞赛

莫奈或许没有想到,1909年之后的5年,他都没再画睡莲。这段时间里,莫奈的境况急转直下:他第二任妻子不久便卧病,直至1911年去世;而次年,他的大儿子吉恩重病,莫奈也被确诊为白内障,右眼暂时失明。

艺术爆炸的时代 中国富豪为何偏爱莫奈《睡莲》?

莫奈为完成《睡莲全景》而建造的大画室

难言的悲痛令他一度放弃绘画,直到1913年底莫奈才强迫自己拾起间断的工作。经过一段时间对病后视力的适应和摸索,莫奈急迫地将构思多年的睡莲全景付诸实践。为此,莫奈在花园中建了一间长23米、宽20米、高15米的大画室,设计从屋顶采光,里面有可以移动的高大画架以及供画家登高画画的平台,以便能够放置沿墙壁展开的巨大画布。

当时莫奈用的画布也比1909年展出的作品大2至4倍,是他近40年来所创作的最大型的油画,而能够得到这些巨大画布,也得益于莫奈的关键支持者,当时的法国总理乔治·克里孟梭(Georges Clemenceau)的帮助。

如果说他早期的睡莲作品笔触相对含蓄细腻,那么因为莫奈的病情加剧以及一战爆发,这些后期的作品则舍弃了传统的润饰手法,改用更随性及富有表现力的笔触,营造出一种“迫切”的感觉。这些与时间竞赛的画作无论在颜色还是构图上也都更为大胆。

艺术爆炸的时代 中国富豪为何偏爱莫奈《睡莲》?

莫奈1923年白内障手术手创作的《睡莲-日本桥》,由于年龄和视力衰退,笔触愈发抽象

“为了将理想的风景成型,我不得不在视力最好的时候花很长描绘草图形成整体印象。我在等待,直到理想的构图成型,我才会感觉到有足够的力量去碰碰运气。”

莫奈所说的“草图”是一些巨大的、描绘水池沿岸植物和风景的大尺幅初稿,这是为了更大的嵌板画构思所用。即将于2月底在伦敦佳士得上拍的《垂柳与睡莲池》便是其中之一,这件2x1.8米的初稿完成于1916-1919年,正是莫奈为《睡莲全景》全速前进的时候。

艺术爆炸的时代 中国富豪为何偏爱莫奈《睡莲》?

克劳德·莫奈《垂柳与睡莲池》油彩 画布,199x180cm 1916至1919年作

这件色彩浓艳的作品绘于晨曦熹微中,和莫奈日后笔触细腻的油画相比,此画在许多方面显得更为清新、生动。除了捕捉光影和色彩之外,莫奈同时锐意绘画出水面下的黑暗。当时,艺术家大都专注描绘水面的光线,但莫奈却进行得更深入。

莫奈生命中的最后12年里一直在全力绘制《睡莲全景》。1923年1月他接受白内障手术前后,由于信心下降,他对画近乎强迫症地反复修改,直到1926年冬天的去世前两天才放下画笔。按照1922年签订的赠予书,这组画在莫奈死后依嘱“献给法兰西”。

在生命即将结束时,莫奈的绘画越来越简化不必要的元素,并构成了一种抽象的形式。抽象抒情的理念,专注于纯粹生动的色彩,加之“全景”(All-Over)绘画的理念都如先知一般,预示了现代艺术后来的诸多可能。

但就像许多艺术传奇的固定套路,前瞻性的作品在当世总是很难获得认可,莫奈的“睡莲”同样如此。在1927年,22件睡莲巨画首次于橘园美术馆现身时,公众反响平平,许多艺评家认为作品缺乏透视效果、无物体轮廓,是“莫奈最严重的失败作”。

一直到1952年,巴黎从“二战”解放后,受到战火袭击的橘园重见天日,莫奈的作品重回世人眼里,并被艺评人热情地形容为“印象派的西斯廷教堂”。三年后,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第一任馆长阿尔弗雷德巴尔(Alfred Barr)将莫奈的一件《睡莲》带入美术馆收藏,才引起美术馆界及收藏界的热烈反响。

艺术爆炸的时代 中国富豪为何偏爱莫奈《睡莲》?

莫奈《垂柳》布面油画 1920-1922年作

1956年,路易芬克斯坦(Louis Finkelstein)在文章《新观点:抽象─印象派》发表“抽象印象”一词,并点名一批受莫奈后期作品影响的美国抽象艺术家包括:菲利普·加斯顿(Philip Guston)、琼·米切尔((Joan Mitchell))、山姆·弗朗西斯(Sam Francis)等。

此外,波洛克(Jackson Pollock)的“点滴画”姿态也被广泛认为吸取了莫奈晚期作品理念。莫奈被看作印象派的先知,搭起了与美国抽象表现主义之间的桥梁。

4 百年后的回响

艺术史地位的重新定义,不仅令莫奈在1950年代的纽约大受欢迎,其影响力也绵延至当代,成为时下全球市场的绝对明星。而其“睡莲”系列更如皇冠上的明珠,不断刺激着顶级藏家的购买雄心。

在Artprice提供的2000-2019年莫奈作品价格指数图中可以发现,虽然莫奈作品价格在近20年多有起伏,但长期看收益仍相当丰厚,18年间涨幅为187%。而历史上莫奈价格指数的几次快速上扬,几乎都离不开其“睡莲”系列的高价助力。

如2008年,伦敦佳士得以以4092万英镑(约合8066万美元)售出了莫奈1919年的《睡莲》,大幅刷新了莫奈作品的拍卖纪录,直至2016年才由《干草垛》超越。而2018年,纽约佳士得洛克菲勒专场中的另一幅晚期《睡莲》以8468.75万美元成交,再度制造了莫奈拍卖市场的新高,又大幅拉升了莫奈作品的价格指数。

而在目前莫奈拍卖成交前十当中,“睡莲”系列独占6席,远超其他的莫奈系列作品。为何“睡莲”独得高端市场和顶级藏家的偏爱?

对此,苏富比印象派及现代艺术部国际联主席海伦娜·纽曼(Helena Newman)指出,虽然莫奈“睡莲”系列画作有240余件,但近半已收藏于全球各个博物馆。加之莫奈“睡莲”在艺术史上的重要地位,即使私人收藏也大多秘而不宣,因此在近15年的公开市场中,也仅有22件在市场流通,而且大多得自显赫的私人收藏,很少重复上拍。

艺术爆炸的时代 中国富豪为何偏爱莫奈《睡莲》?

2015年5月纽约春拍,万达集团斥资1.26亿元买下莫奈《睡莲池与玫瑰》

除流通量稀缺,近些年中东及亚洲新藏家的加入,尤其中国藏家对“睡莲”的偏爱更助力了莫奈市场的表现。有公开报道称在2014、2015及2018年,中国买家曾在纽约分别豪掷1.7亿、1.26亿和2.2亿元拍下莫奈的睡莲,而未被曝光的成交则数量更多。

佳士得首席执行官施俊安(Guillaume Cerutti)在接受腾讯采访时表示:“中国买家正从欧美‘老钱’手中,豪掷重金购买印象派作品。如今,全球75%的印象派艺术品是由中国买家拍得。”而其中梵高的“向日葵”或是莫奈的“睡莲”正是许多中国买家的头号目标。

艺术爆炸的时代 中国富豪为何偏爱莫奈《睡莲》?

2018年11月纽约佳士得秋拍,莫奈《睡莲池》以2.2亿元被中国藏家买下

对于中国买家对印象派以及莫奈《睡莲》的追逐,一位资深艺术品经纪人甚至表示:“一些所谓新晋收藏者来看,他们其实思考的根本不是什么市场的问题,也不是什么审美的问题;他们想的最多的是一种成功的标配,你必须得有,要不然你就觉得是低人一头。”平静的《睡莲》在百年后的东方,作为一种成功的符号再度掀起波澜。

无论背后隐藏了多少名利和故事,对艺术的讨论始终要落脚到具体可感的欣赏当中。莫奈“睡莲”真正的魅力,或许一如莫奈创作《睡莲全景》的初衷:“被工作弄得紧张不堪的神经将在此得到放松,就像水面一样的平静,人们犹如置身于花池的中央,在这里静思默想。”(作者:刘龙)

(本文由驻马店广视网编译,拒绝任何不保留版权的转发,如需转载请添加本文链接:http://www.zmdtvw.cn/showinfo-180-232875-0.html

上一篇 : 张大千之杏花春雨图
下一篇 : 《紫砂小史》 一本书通读紫砂前世今生
[责任编辑:胡海洋 审核:平筠 终审:张凯旋]